0513-83608797

页面版权:启东市唯娥食品有限公司 苏ICP备18055628号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南通  后台管理

浏览量:
 
        重庆,山水之城,依山而建、两江环抱。70年代的我,呱呱坠地就来到了她的摇篮里。这摇篮高低错落、起伏跌宕,依附悬崖、临坎吊脚,颇有“凌空飞绝壁”之势,这就是我来世的安乐窝—临江吊脚楼。每当夕阳西下,金色柔和的阳光照在陡壁悬挑的吊楼上,加之民居里星星点点的灯火,就好似一幅流动的山水写意画,有时明亮,有时隐约,有时炫目。
 
        从蹒跚学步到长成少年,我在这数根杉杆撑着的木楼里上蹿下跳,穿着外婆一针一线手工缝制的衣裤,与楼上楼下的玩伴捉迷藏滚铁环,玩的不知天黑腹饥。独有那满楼飘满的香味扑鼻而来,还有吊楼里大人小孩闻香躁动的呼声,我才知道,爱我如命的外婆已给我做了最爱吃的鼎食。诱人的香味带我脚下生风般向屋狂奔,楼道里传来的是我“咚咚咚”的脚步声。
 
        满头大汗进了屋,外婆早已备好碗筷,桌上筲箕里装着豆芽、洋芋、包包白,土陶碗里装着血旺、毛肚、鸭肠。煤炉燃着红彤彤的火苗,炉上鼎锅里翻滚着红汤,馋得我口水直流。可外婆说毛肚、鸭肠得一片一根的烫,煮菜还有先后顺序,外婆就这样一片一根的烫给我吃,直到吃撑的我打嗝为止。外婆这锅红红的味道,是我儿时最奢侈的美食,也是邻里称道的美味。
 
        日子在外婆的陪伴中一天天度过,不经意间我已长大成人,可外婆却在我的长大中渐渐老去,但外婆总记得为我做那锅最爱的红汤。直至年事已高的外婆预感自己时日不多时,才开始手把手教我秘制最爱的汤料,最终艺成圆满。后来随着时代变迁经济发展,山城重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钢筋水泥替代了木质结构的吊脚楼,吊脚楼及我的外婆都相继离我而去。
 
        过去的一切都成为了记忆,无数次在梦中穿越往昔,那种刻在心底的印记始终挥之不去、难以释怀。为怀念深爱的外婆及儿时成长的吊脚楼,我将外婆传授的那锅秘制汤料取名“鼎哆味”,并在国家商标总局成功注册,开设了以吊脚楼历史文化为软装元素的重庆“鼎哆味”老火锅,以此诠释我对故人及吊脚楼的一腔情怀,“鼎哆味”老火锅也因此而得名。